出租车4大焦点透视(图
当前位置 :主页 > 银行理财 >
出租车4大焦点透视(图
* 来源 :http://www.tesdhq.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26 01:26

  昨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关于深化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

  意见和办法对网约“专车”、出租车的份子钱、牌照、定价等关切的焦点问题提出了方向。

  主要内容:明确网约“专车”经营者、车辆及驾驶员的准入门槛,要求经营者承担承运人责任,接入车辆具备营运资质。

  现状:网约“专车”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据几大网络约车平台不完全统计,各地“专车”注册量已近千万,其中占主体的私家车主要以两种方式“标榜”自己的性:一是强调“共享经济”,用公益性的“合乘”“拼车”等形式立足;二是将私家车挂靠在汽车租赁公司、车主签约劳务公司,网络平台和乘客共同达成形式上的“四方协议”。这种运营模式下,网约“专车”责任主体难以落实、乘客安全和权益缺乏保障。

  根据2014年9月通过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擅自从事出租汽车经营活动属于违法行为。各地交通管理部门一直据此对“专车”进行处罚。

  针对专车弊端,部分地区开始。8日,上海市交通委率先给网约“专车”正名,向滴滴快的颁发网络约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表示,上海市对“专车”的态度一贯是鼓励创新,但底线是依法合规,司机、车辆、平台都要有所规范。

  专家解读:“行政主动适应‘互联网+’的时代潮流和出租车行业的现实情况,问题是值得肯定的做法。”交通部公科学研究院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虞明远说。

  中国大学副教授王军表示,“专车”服务是一种带有法律规避性质的商业创新,但它和出租车行业准入管制目标并无根本性冲突,且社会效果正面,应承认“专车”服务的性,设置准入条件使其更完善。

  杭州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增期认为,给网约“专车”立规矩既是对乘客安全的保障,也给传统出租车行业一个反馈,是营造公平竞争的前提。

  王军认为,根据意见,私家车若要参与网约车运营就要变更车辆性质,一旦变成为营运车辆,私家车报废年限就变成八年,“这会让很多私家车车主打退堂鼓,尤其对滴滴、优步等私家车集中平台产生巨大影响,出租车行业也许会面临一‘洗牌’。”

  主要内容:由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确定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实行动态调整并向社会公布。

  现状:“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向企业上缴的承包金的俗称,是出租车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好几百元”,是出租车司机对高额份子钱的典型吐槽。

  近年来,不少地区开始探索降低“份子钱”。武汉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处副处长陈潇介绍,从2015年起,武汉不再向出租车经营者收取每年每车6400元的经营权有偿出让金,平均每辆车的司机每月减负500余元。杭州9月出台的出租车方案明确提出,今年1月1日起,实现经营权无偿有期限使用,一次性退还2600余辆出租汽车近1亿元的有偿使用金,每月可减少司机至少400元“份子钱”。

  专家解读:虞明远表示,“份子钱”与出租车司机及出租汽车企业的利益息息相关。鼓励平等协商,合理确定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实行动态调整并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有助于“份子钱”更加清晰透明。要鼓励探索新方式,让出租车司机掌握更多话语权、议价权,提升出租车司机的积极性。

  此外,专家指出,多地探消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是带动出租车“份子钱”降低的重要举措。能否真正落实,应当做好监督、检查,避免出租车公司截留“红利”。

  现状:在我国,出租车市场长期被看做一种可以“经营”的资源。在数量管控和公司化经营中,形成了巨大的“奶酪”。以义乌为例,以往经营权使用费每车每年为1万元,取消后直接减少财政收入千万元以上。出租车牌出现了“公车公营”“合作经营”“挂靠经营”等模式。其中,“挂靠经营”经营权归属个人,炒卖突出。在湖南湘潭,一辆出租车牌照最高炒到40多万元。此类现象造成一线驾驶员压力大,也加剧了出租车管理乱象。

  出租车经营权是理顺出租车行业关系的前提,各地频频“试水”。湘潭市将经营权、产权“两权合一”,个人挂靠和合作经营“两制合一”,出租车租赁者、驾驶员“两体合一”。武汉将客运出租汽车营运许可期限统一为6年,许可终止后需要重新申请。

  专家表示,的难点在于触动利益大,“无偿使用”意味着牌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值”将蒸发。

  专家解读:“无偿使用”打破了出租车经营垄断,动了利益的“奶酪”。“只有传统出租车规范有序了,再综合治理网络平台,才具备参照系和可行的条件。”中国道运输协会副会长孔卫国说。

  “经营权期意味着经营权到期需要收回并重新投放。”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黄少卿说,经营权有限期使用,有利于城市管理部门对运力和占用道情况进行调控。

  现状:出租车行业基本是定价。200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租汽车行业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将出租车定价权赋予了各省区市的财政、价格主管部门和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根据市场供求、出租汽车企业、司机成本收益状况和社会承受能力等因素确定价格。

  由于涉及公共利益,需经过听证环节,流程往往持续很久。2015年,上海市出租汽车调价从听证到落实,前后用了9个月。西安出租车今年两次调价,前后花了两三个月时间。

  2014年底,交通运输部就明确表示,要“完善出租汽车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形成与公共交通合理的比价关系。”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出租车价格调整机制不够动态,太过刚性;与公共交通的比价关系也不合理,价格偏低。以、上海、杭州为例,地铁起步价均为3元,出租车起步价11元到13元,如果4个人出行,地铁完全谈不上价格优势。

  专家解读:上海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秘书长石景明表示,此次交通部明确提出指导价,是一大进步,对于出租汽车行业发展非常有利。交通部科学研究院一位专家表示,价格根据市场适度调节比较合理,指导价是更为合适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