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Twilight:Dusk.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 (继破晓之后)
当前位置 :主页 > 我不是天使 >
【原创】Twilight:Dusk.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 (继破晓之后)
* 来源 :http://www.tesdhq.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7 00:53
文章来自:
标题:
偶是新人,文笔可能不太好,请亲们多多见谅!~~尾声
假如说一切从未开头过,那我也就不会具有当前的一切。我自认我向来就是那个最晦气的人,可当前,爆发在我身边的事一次又一次地批判我,那么,当前,我又有什么权柄来剥夺属于我属于公共的幸运时刻呢?
埃斯梅岛的度假
这是我们克服沃尔图里后第一次进来度假,当然,度假的地点必需很荫蔽守旧,能谈上荫蔽守旧的惟有埃斯梅岛上的别墅了。
“嗨!贝拉!”爱丽丝翻开我家的门就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你准备好了没有啊?衣服就不消带了,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天啊,爱丽丝,你准备的是...是这些吗?”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她手中透亮的游览箱里一大堆折叠一律的小而短的蕾丝裙、低胸礼服和几件性感的外套,下面都有法语吊牌。在这些中我还发现了更令人惊奇的:“喔!不消连内裤都给我带吧!不免难免做的有点太精致了!”“嘘,贝拉,人活着...不,吸血鬼活着就得完备,我一定要把你改形成一个完备性感的吸血鬼的!”“不消了,我以为贝拉当前已经很好了!爱丽丝,你先回去吧,我们一会就到。”爱德华掠了掠他额前的发丝,走过去就用他的吻给以我一个最令人激动的早安礼。“哦,那好吧!记着,把我心爱的尼斯公主穿上我特别为她设计的粉色短袖连衣裙,记着啊,贝拉!”她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嘭”的一声事后,她走了,整个屋子即刻安定了起来,可是爱丽丝留下的香味却弥漫在气氛中久久不能散去,爱德华悄悄地抚摸着我的额头,还一边对我说:“热爱的,我去看看蕾妮斯梅醒了没有,你把衣服收好,等着我来。”我也温柔地回答着我这个一百一十岁的丈夫:“热爱的,我会的。”
我诲人不倦地折叠着一件又一件我小姑子给我的宝贝女儿设计的衣服,看着这些衣服,我不由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不是天使》by白色。爱丽丝不当设计师或者是搭配师实在是太怜惜了。“妈妈,我这日穿哪件衣服啊?”尼斯站在阳光下,她那一头金色卷发散披在她的双肩上,阳光照着她洁白的皮肤,那精致完备的轮廓在金色骄阳下显得格外地诱人,我都已经看迷了,好像早已经忘怀了尼斯的题目:“妈妈,您奈何了?”“没什么,尼斯这日就穿这件你爱丽丝姑姑特别为你设计的粉色连衣裙啊,你姑姑可特地叮嘱过我呢!”“哇,姑姑可任事得真周到啊。”尼斯的语气中有点不太耐烦回答我说,看来她对衣服也厌烦啊!这点刚好承继了我的“卓绝”基因爱德华悄悄地走进卡理的房间,并且说了一句:“热爱的,我们没关系走了。”自从我们举行婚礼自此,热爱的似乎已成为我们每天的必用表面语,可是我并没有厌烦这句肉麻的表面语,反倒是越听越想听了,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会享用的人。
爱德华开车带着我们往码头去,沿途的风景是那么美丽:绿树成荫,飞鸟在湛蓝色的天地面挽回,阳光一次又一次地映照到我的皮肤,就好像它是水晶或钻石做的一样。在路上,我看到了令我惊呆了的一幕:两个老男人看到了我,嘴巴张得老大,还一边从嘴角滴着口水,就像把我当成食物一样。蹩脚!
我们开着车很快就到了码头。喔,小姑子不愧是小姑子啊:从头到脚,好像没有一件衣服和装饰品不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黑色的蝴蝶结发卡,显示出了她的文雅;而黑色的吊带裙,正好烘托了她无可挑剔的肉体。她完备的搭配品格与这码头一点都不搭,而罗莎莉:穿了一件黑色的短丝绸礼服,“真美!”我自惭形秽地感喟,可是爱德华的一句:“你也一样!”我淡淡一笑,我知道,我比不上罗莎莉,但是我以为爱德华不希望我没有自信。我走向爱丽丝,并且问她:“怎样?小姑子,尼斯被我装扮的也不错吧!”“还没关系,只是发型搭配的不太安妥。只消经过我的改造,【原创】Twilight。她万万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哪里学来的话,一点都不适合她的品格。她一只脚踏上卡伦家的出游公用船,一手还把尼斯拦腰抱起,等她坐好了自此,就把尼斯放在埃斯梅的腿上,一边还自言自语地在足下?驾驭念:“让我来给尼斯扎个丸子头。”她的手老成地在卡理的发丝穿来穿去,不一会就扎好了一个丸子头,再配上一个心爱的小草莓发卡,尼斯真的比原先还要心爱,要不就是心爱多了。听听阳羽 我不是天使。“好了,爱丽丝让我上船吧!爱德华他们都已经开到那后面去了,追上他们。”“是啊,追上他们!”埃斯梅和我像是在唱双簧一样,遥相照应,然后我迅速地坐上了驾驶座,以刚学了不到半个月但是已经很纯熟了的驾船技术向艾美特倡始了“寻事”,罗莎莉带有一点磁性的声响叫起来:“贝拉!你能不能开慢点?呵呵,水花都溅到我的身上了。”“不要,罗莎莉,你别坐在那足下?驾驭,坐在那,水花当然会溅到你的身上了,我还得尽快到岛上把贝拉她们的衣服准备好呢!”爱丽丝很急迫,只消让她快点到岛上就行,不论开多快。
水花一次又一次地溅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高,在水花又一次溅起的时候,我看到了爱德华他们的船就在我们足下?驾驭行驶着,我的左手被爱德华握住,埃美特似乎是没看到,加了股劲,船很快就朝前开去,我被强盛的冲力带进了湛蓝色的陆地之中,我浮进去自此,听见埃美特的道歉声:“对不起,贝拉,我不知道你...”“没事!你不消说道歉。”我很礼貌地回答他,接着卡莱尔让爱德华把我拉起来,但我谢绝道:“我就这样游到岛下去算了,(继破晓之后)。到时候把船上弄得湿漉漉的,不大好。”我紧张地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朝前线游去,正在享用海水浸在身上温热的感应的我听见后头好像传来了一声跳水声,不消说都知道,一定是爱德华:“贝拉,我们一起游。”坐在船上的埃美特和爱丽丝笑出了声来,碎碎地念着:“好一对恩爱的夫妻啊!”我有点不太好意思,然后努力向前游。游了不一会,到了,我把衣服拧干,走进我们的房间里,换上了爱丽丝在上次我和爱德华度蜜月时放的那件红色棉质长裙,扎了一个马尾辫,走出了门外,就在我走出门外的一刹那,爱丽丝就冲进了房间,在那里弄了起来,我很少见一小我对这种事那么感兴致的,爱丽丝或许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也是末了一个。
卡莱尔对我们说:“我和贾斯帕要去后头的森林里狩猎,我不是天使凤凰木书包。还有别的成员出席吗?”听卡莱尔这么一说,我觉得喉咙里的火又点燃了起来:“我来。”“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多谨慎一点啊!”卡莱尔悄悄的叮嘱他们,便带上我这个老手一起去后头的森林狩猎了。
“贝拉,我们分头行动,二十分钟后在这棵老柏树下**。”卡莱尔报告我:“谨慎一点。”“谢谢你的针砭!”我浅笑着摇了点头。
我爬上另一棵松树,看见了后面约略也许三十米远的场地有一头黑熊,看到了黑熊,火焰点燃得更旺了。我朝那个方向猛地一跳,跳到了黑熊的背上,这头黑熊似乎有点发怒了,用力地摇晃着它的身子,企图把我摇上去,可是我并没有被它给摇上去,我对准它的颈部咬了一口下去,十几分钟后它不再动弹了,【原创】Twilight。我喉咙里的火焰也刹时被燃烧了了,特别可喜的是,我这次没有弄乱我的造型,也没有弄脏我的衣服,我狩猎的技术正在一点一点的前进,“贝拉,做的好!”爱德华突然从树丛中冒进去,给了我一个煽动的拥抱,我一点都没有发觉到他就在邻近,我太笨了!他拉上我的手,朝着我们商定好会面的地点跑去,卡莱尔和贾斯帕早进食好在这里等我了,“我该当说声对不起,由于我让你们久等了。”我惭愧地躬下身子,但又被爱德华给迅速拉了起来,:“没事,贝拉!你是更生儿,你必要时间去适应这一切。”卡莱尔对我格外留情。贾斯帕看了看手表,把他的衣服收买自此,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做了个让卡莱尔跟他走的手势,事实上白色。然后就跑回家了。
我和爱德华在路上慢慢的走着,有说有笑,我吸了一语气口吻:真臭,是烤肉味!“爱德华,爱丽丝好像在烤肉啊!这烤肉味对我并未满盈了迷惑,由于变成吸血鬼后我已经很久都没有闻到过这种味了,跟我去看看吧!”“贝拉,走!”他直爽地应允了我,拉上我的手,步履维艰地向烤肉味披发的场地奔去。原创。
哇!爱丽丝换上了一件灰色的T恤,右手一边拿烤肉串的棍子,在烤架上回翻腾,一边还用左手撒了一些调味料,假如我当前还是人类,我早已经扑下去,去品味这光闻到味都能让人(注明:仅仅是人)垂涎欲滴的烤肉了。埃斯梅看到我们来了,便友情地迎下去,相比看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说了一句:“我们想要让尼斯多尝试着去吃一些人类的食物,由于血不是那么棒的!你体验过。”“是啊,我体验过,那滋味万万不及人类食物。”我确定我这句话万万没错,有哪小我愿意以血为生?没有,也不会有,其实高官未婚妻我不是天使。但是我们这些情形特殊的种族必需得与血相伴。“嘿!艾美特,你别把肉放得那么近,会烤坏的!”罗莎莉美意地报告这个结实的小伙子,可埃美特却回答:“热爱的,你来帮我烤吧!”“腻烦!”“噢!你们俩打情骂俏了。”爱德华走到埃美特跟前,默示让他把肉串放下,想要跟他来一场“友谊赛”。
爱德华与埃美特友情的握了个手,浅笑默示让对方不要逃窜,我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他们都不会逃窜的。
爱德华躬下身子,相比看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准备竭尽全力,我报告他别太当真了,谨慎伤了对方,他说:“好了,贝拉,自信我,我不会的!”“逐鹿..开头。”卡莱尔吹了一声口哨,埃美特和爱德华飞速向对方冲过去,埃美特正准备要抓住爱德华的手臂,可是爱德华泄气一跳,跳过了埃美特的头顶,离开了他的身后,埃美特一个大转身,爱德华用了一招“龙摆尾”,再次绕过了埃美特,并抓住埃美特的手臂,天使。用力往海边的那棵枞树一推,埃美特很快响应了过去,可是脚一滑,掉进了海里,
唐高宗永淳元年 七月 監察御史裏行李善感諫曰 陛下唐高宗永淳元年 七月 監察御史裏行李善感諫曰 陛下
就在这一刹那,他迅速用脚勾住了爱德华的脚,两人一起掉进海里洗了个澡,“喔!你们俩,又弄湿了衣服!太了不得了!”贾斯帕有点讽刺他们,他们的头从水面上冒进去,我走过去,想要伸手拉爱德华和埃美特一把,可我反倒被爱德华拉进水中,清凉的水又一次浸湿了我的全身,原本想说爱德华让我又得换一件衣服,挺麻烦的,对于Dusk。可他却给了我一个热吻,表示抱愧,我的双颊“火辣辣”的,真的不大好意思,接着,爱德华又抱起我走上岸,才放我上去,我拧干了衣服,跑回了房间。
天哪!我那半人半吸血鬼女儿正坐在我和爱德华的床上,全神贯注地看着我,我唾手拿出一件灰色衬衫,twilight。尼斯指着那衣服说:“妈妈,我以为你穿那件红色雪纺裙更体面。”这是她第一次给我的穿戴提意思纠纷,我陶然接受,穿上了那件她以为漂亮的雪纺裙,我把头发放上去,让它们匀称地散落在我的双肩上,然后带上尼斯走出了房间,进来享用那一顿我以为很丰富的大餐。
“我心爱的小公主,让罗斯姑姑抱抱。”从罗斯的表情能看得进去,她还是很疼爱这个小宝贝,还一个劲地亲吻着卡理的额头呢!“好了,罗斯,带尼斯来吃烤肉。”此时,烤肉已经熟的差不多了,尼斯是时候该吃了。
罗莎莉把尼斯放在柔软的草坪上,拿了一串烤肉,悄悄地对烤肉吹着风,生怕尼斯给烫着。“不要!我不要吃这个!”尼斯有点动怒地说。“乖女儿,我们希望你能够尝一尝,假如不好吃那就不吃了,好吗?”爱德华用手触摸着卡理柔顺的发丝,并且报告她。“是啊!尼斯,尝点吧!这可是你爷爷和姑姑他们亲手烤的呢!”我也随着爱德华一起说。尼斯委曲的尝了几口,好像是喜欢上了这个滋味,风卷残云地吃了起来,“真棒!妈妈!”太好了,我心里很开心,尼斯终于有一种喜欢吃的人类食物了,这样她就不消老喝人血了。卡莱尔也安慰地抱着埃斯梅,公共都浅笑着,看着满嘴油的尼斯,我也禁不住把头埋在爱德华的怀里,尽兴欢笑。“慢点吃,宝贝儿,不是。谨慎不要噎着,再尝尝我特地为你做的咖喱烤肉饭,很美味的!”埃美特的声响出现了亘古未有的转变,变的好甜好温柔,尼斯的魅力可真大!“埃美特,你等会让我的小公主给撑着了。”爱丽丝报告埃美特,“别让尼斯吃那么多!”
尼斯吃饱了,爱丽丝、埃斯梅、罗莎莉带着她去漫步了。
我站在海边,任海浪一次又一次地打在我的脚上,金色的太阳又落下了,我开头顾虑查理和蕾妮,或许在几十年后,他们弃世了,我会不会在回顾起他们的时候感到悲伤呢?我站在那沉静地研究,爱德华在我不经意间亲了我的额头,我吓了一跳:“爱德华,你..你多久过去的?”我已经胡说八道了,“嘘!别仓皇,看起来你像有什么心事啊?我能助手吗?”他亲切地问我,“我没事。我们进去吧。”我拉上他的手,走进了客厅,很显着,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假使他的读心术对我有效:“贝拉,你是不是懊恼变成吸血鬼了?”“不,不不!我没有!”我很激动。“别激动,热爱的,我只是问问你而已,假如你不想回答的话,那就别回答了。行吗?”
“热爱的,你以为我懊恼了吗?跟你在一起,我万万没有懊恼过,万万没有。”我回答了他。“假使是自此会眼睁睁地看着查理他们一天天朽迈而死去?”他的语气满盈了疑惑。“我…”我有些夷犹,由于这个题目让我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是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学习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不如…不如把他们…”我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我以为他们不会喜欢当吸血鬼的。”天哪,我说了些什么:“对不起我…”他把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不消说对不起,好吗?贝拉。”然后,他慢慢地朝我靠拢,用他的嘴吻了吻我的嘴,他的吻很温柔,也很清洁,没有一丝杂质,我想,我已经爱上与他接吻时的感应。“嗯嗯!”艾美特总是这样,趁人不注意时冒进去:“我猜我来的不是时候。”爱德华的嘴轻轻一撇,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贝拉,我们到秋千上慢慢聊吧!”“不消躲我躲得这么远吧!我想我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卡莱尔在这时候走了进去:“艾美特,别嬉皮笑脸。让贝拉他们去吧!我还有些事要跟你谈。”“谢了,卡莱尔。”爱德华站起身来,破晓。立刻和我就离开了客厅,坐到了秋千上。我们在秋千上一谈就是三个多钟头,尼斯都已经睡了,她睡得正苦涩呢。我们不忍心在她足下?驾驭吵到她停歇,所以又回到了我们的“梓乡”。
我的左手放在爱德华的腿上,他搂着我的腰,繁星装饰着这深紫色的夜空,月光温和地洒落在我们身上,方圆传来了一阵花香和夏天的蝉鸣声,一切协调在了一起,天衣无缝,我们也在这样美的夜空之下,享用着海风带给我们的暖和。秋千慢慢地前后摇动,在美景之下,一切如同都已经运动了,这个世上也惟有我们。
就这样,我们整整坐了一个早晨,这个早晨,我与爱德华之间的每一个吻都是温柔、幸运的。
“哎呦,不错哟!一对恩爱的“姐弟恋”夫妇在月下坐了一晚啊!”埃美特幽默的说,还做了一个鬼脸。“嘿!贝拉可才19岁,我都110岁了,埃美特,你的数学学的真棒!”说着,他做了一个‘V’字型手势,“(⊙o⊙)哦,大少爷,别拿我开玩笑了,别当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他也做了一个手势。“嗨,贝拉,半周岁快乐!”我反问她:“不是都一周岁时才祝贺诞辰吗?”“噢!又是这个题目,你在去年的9月13日都说过一遍了。”“嘿,小说下载txt免费下载全集完结。转入正题,回答我适才的题目。”“哎呀,其实是想对你特殊一点,终究你是第一个进入我们家族的人类女孩,还成了我的嫂子,所以我跟卡莱尔他们商洽好了,给你个亘古未有的破例!”我疑惑地睁大了我那双深红色的双眸。我还得再喝多一些植物血,冲淡我眼睛的颜料。“哇,你还得再喝多一些植物血,冲淡你眼睛的颜料。从你的表情看来,一定很欣喜对不对?走吧!”说着,她就拉起我的手,我往后一退,她顿然一下就回过头来质问我:“奈何不走啊?快点,你还得去装扮呢!”“装扮,只是半周岁而已,爱丽丝,不消那么郑重庄重吧?”我看了看爱德华,想让他帮我,可是他歪着头,嘟着嘴,报告我他力所不及。我又看过去,“当然要,必需的。”爱丽丝的语气很刚毅,我不能违反,由于违反了这一次,或许爱丽丝自此会对我特别“热心”。我只好,跟她走去她的化妆间,阳羽 我不是天使。在路经客厅时,我没有看见任何人,爱德华也从我的面前消灭了,尼斯好像也消灭了,气氛中没有他们的滋味,我深感怪异。
爱丽丝把我摁在椅子上,我看着她化妆柜上一大堆美容院里各种的罕见物品,我感到了这将是在这一天最难熬的时刻。学会阳羽 我不是天使。她仔细的看着我的脸,还说:“变成吸血鬼自此就不消擦粉底了,由于脸很白,所以呢,只消擦一些腮红就行了。”她拿出腮红,擦在我脸上,“这样脸上就苍白多了。”她开心的笑了笑,两个小酒窝装饰着她的脸,让我突然觉得她很心爱,身不由己地赞美她说:“你真心爱。”“谢谢夸耀!然后我们该擦眼影,接着就是擦睫毛膏,再画一画眉毛,脸部事情就做好了!”我毫不委曲让她在我的脸上“画画”,由于我知道,除了这样,我没有别的拔取。她像大理石一样平滑的手托着我的脖子,用淡紫色的眼影悄悄地涂了几下,以银色的眼影粉末尾,这样的装扮使我看起来妖娆动人。天下有山。她从我的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支睫毛膏,

它可以帮你释放你的情绪

它可以帮你释放你的情绪

抽出睫毛棒,把我的睫毛涂得又黑又长。我眨了眨眼,“很动人,真是个美女啊!没化妆之前是美女,化了妆之后,不知要迷倒几多男人!”她赞叹道。“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把头低上去,有些羞怯。来,戴上这根钻石项链,这是一根造型有点庞大的项链,跟沃尔图里送的完全不同:一条像麻花辫式样的杏色链条上镶嵌着几颗紫宝石,在项圈周围有几根用小钻石拼接而成的爱心挂在银链条之上,显得文雅漂亮,吊坠上有一颗指甲片大小的钻石,总体设计就像一只花蝴蝶。“别发愣了,快让我帮你戴上。”她很急,就像着火了一样。她翻开独逐一条还摆放在她行李箱中的礼服,这条礼服很漂亮:包胸的局部是蕾丝,下面是一层荷叶状的花边,蕾丝上垂挂着一条条还挂着水钻的流苏,只消一走动就会随着一摆一摆的,水钻也会像夜空着飞舞的萤火虫一样闪闪发亮。而淡红色的裙子到大腿中部就是匀称地往两边散开的了,就像翻腾着的波浪,后头是大约有3、4米的拖尾。“等等,还有一样东西。”她这次没有给我吊袜带,而是给了我一条轻如鸿毛的银灰色脚链。“这会让你的腿显得特别细长。”她报告我,我试着把这条脚链戴了下去,腿确切显得特别细长了,我开头有点敬仰她了。她做事很仔细很当真,这一点我远比不上她,由于我太塞责了。你看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
“太棒了,转个圈,快让我瞧瞧!”她急如星火地推着我转了一个圈,“很美!我们进来秀一秀!”“哎!爱丽丝,适才我没有看见他们在表面啊!”“贝拉。”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刺绣墙钟,那是她学着中国人做的,做的很精致,“当前已经是11点39分了,他们该当已经在表面等候我们了,终究都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了。”我表示无话可说,想不到,看似这次化妆很快,可是这一个钟头给了我一个完备的回复,在爱丽丝的装扮下,.《我不是天使》by白色。简直是期间似箭,当然,我不是这么以为的,由于我有事做—那就是**丽丝的“练手品”。
我在爱丽丝的指挥下,徐徐地走下楼梯。
这里跟适才截然有异:在天花板的方圆多了几条杏色的长绸,下面贴满了我人类时期的照片;原本空无一物的木桌上多了一盏复古式的水晶台灯;软绵绵的地毯之上多了许多鲜艳欲滴的花瓣……
他满含深情地凝视着我:“热爱的,你真美!”就在我们这
样深情地对视很久之后,他再也无法招架我,吻了下去,我闭上了眼睛,尽兴的享用这温暖的一刻。我不知这样过了多久,他慢慢的往撤退了几步:“贝拉,前进三步。”我不清楚他这样做有什么存心,但是我还是遵循他的意思,朝前进了三步,他即刻露出天使般诱人的笑颜,随即,我不是天使全文阅读。卡莱尔他们出当前门外,爱丽丝用银铃般的声响叫道:“你准备好了吗?”啪的一声,隐藏在天花板外部的花球翻开了,然后,各种各样的芳香气息匀称谐调,玄妙而完备得空,玫瑰、郁金香、兰花、雏菊……我在这漫天花雨中感遭到了无尽的喜悦,“妈妈,半周岁诞辰快乐!”蕾妮斯梅用甜美的声响祝愿我。“我希望你也一样!”尼斯甜甜地笑了起来,一只小手触摸着我的头发,我也用手抚摸着她柔软的面颊。我转变的那一天,也就是尼斯降生的那一天爆发的一切都还念念不忘,可当前的我们,比那时更幸运。
在爱丽丝的要求下,我在花雨中与爱德华共舞一小时多,我打不起元气了,抓紧他的手,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翩翩起舞的卡莱尔他们,我也由衷的笑了,笑的一发不可管理,脑海中半年多以前的记忆即刻浮现,那还是我们新婚的那一天:罗斯柔柔的帮我做头发、单一的化妆工序、悠扬的婚礼前曲、细若游丝的红色缎带、幸运的拥吻还有度蜜月的第一夜……
“嘿!你在想什么呢?卡伦太太。”他走过去,亲切地问我,“奈何了?”我摇了点头,他看得进去我表情的无聊,所以对我说:“热爱的,你已经很久没有听过我弹琴给你听了吧,我用极端疑惑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你看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他回给我的是一个暖和的笑颜,他勾起我的手指,断然离开了这浪漫的场地,带我离开了森林。
“这里哪时多了一栋木屋?”我很疑惑,由于之前来这度蜜月的时候我基本没看见。他没有回答我的发问,推开这座复古式的小木屋,深厚的西加云杉气息环绕着这座小木屋,几棵藤蔓攀附在它的墙壁上,阳光穿过树木的缝隙,映照在这座木屋的外墙上。
屋里的安排很容易:绒毛地毯上放着一张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历史的沙发,高官未婚妻我不是天使。在亲昵钢琴旁的场地有一张方形玻璃桌,那下面还放了一瓶刚刚采摘上去的丁香花,那下面的水珠明亮透亮,与光的协调下就像夜晚中的一颗颗繁星。
他坐在琴凳上,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去。接着,他的手指在琴键上如行云流水般飞舞起来,即刻整个房间回响起了美好的琴声,曲子没变,还是那首他为我写的摇篮曲,慢慢的节拍,甜美的旋律让我深迷其中。阳光洒落在我们的肌肤上,就像暖和的血液涌遍了我们全身,固然这是不可能再爆发的事。
就在这时,我的饥渴难忍冲破了屋里的宁静:“我要进来猎食,我受不了了。这种灼身的饥渴令我无法再安定的待下去。”我刚踏出木门一步,爱德华刹时站了起来:“等等我,贝拉!”我反过头来,他已在我身后,他抱住我:“夫妻同行,你奈何能丢下我呢?”随即,一个热烈而深厚的吻让我感到那种火烧火燎的感应衰退点了,似乎他的吻能够治愈我的饥渴,他深情地凝视着我:“我们该走了。”“是的,该走了。”我有点心神恍惚地回答他。之后,我们又开头狩猎了。这次我的宗旨锁定在一只肥硕的麋鹿身上,它披发的气息令我垂涎欲滴,使我不顾一切的朝它扑去,我一口咬进了它暖和的脉搏跳动最为猛烈的场地,温润的血顺着我的嘴角往下滴,火焰也被它用了一股清润的泉水浇灭了,假使在不久后那种感应会重振旗鼓,但是没有那种喉咙火烧火燎的感应确切很不错。
第一章完没人吗?~~~~(>_<)~~~~ 杯具!~~~
不会那么差吧!!偶遇
爱德华和我不绝奔跑在幽静的森林里。他跑在我后面,我左顾右盼,就好像希望在这找到些什么一样。突然,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和我一样具有着红宝石般眼睛的女孩,然后,我的视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并且,我停下了脚步。她好像看见了我似的,掉头转身就跑,猎奇心驱使着我一定要弄个清楚;我跟了下去。我不是天使肉多的那篇。我很快就跑到了她的身后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把她摁在地上,她惶恐万分地看着我,还一边往撤退,我也往前进:“你是谁?”她不回答我,从她的眼神里我没关系看见她的害怕和无助,正在我准备进一步问她时,一双暖和抱住了我的腰:“热爱的,你在干什么呢!她只是个更生儿。”说完,他从地上把她拉了起来,她拍拍裤子上的灰,不绝呆呆地站在那儿。“爱德华,你能读心,报告我她在想什么。”我哀求爱德华把她的想法报告我,就像开初他迫切地想知道我心里想法一样。“她很无助,她是由一个叫比利的老吸血鬼转变的。”“然后呢?”我不绝诘问。“她刚转变了不到三个月,她没有友人,也没有父母,她对一切事物满盈了警惕。”“是啊,她的眼神已经透露了这些。”我友情的向她走去,拉起她的手,她自可是然地缩回了她的手,相比看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我又拉起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并且我还报告她:“我们不会侵犯你的,我也是更生儿,已经半岁了,我俩有的是话题可聊。你大可宁神。”我又转过头去看着爱德华:“她是好是坏?”“她很纯洁、很善良。”“那么,我能把她带回家吗?”“当然了,卡伦太太!”他把耸耸肩,转过身和我们准备回去。
在路上,我问了她许多题目,就像“你从哪来?”、“你奈何会离开这?”“你叫什么名字?”可是她仍然维系着她的警惕,钳口不答,我没法强逼她,只好带着她回了别墅。
当我们到家时,埃斯梅她们正坐在花铺的地毯上聊天呢,看得进去,她们很开心。我把她带进房里,艾美特惊奇地看着这个生疏的更生儿,罗莎莉也一下从地毯上站起来,公共发自天性的对她满盈了警觉。卡莱尔气宇翩翩地走来,伸出了他的手,这个女孩从我的手中抽出她的手,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放在了卡莱尔的手上,我走过去,抱起了我的尼斯,她猎奇的大眼睛对着我眨呀眨,有好多题目都要问我。我用一个浅笑诠释了她全体未说入口的题目的答案,她也知足地扭过头去,看着这个新来的大姐姐。
“你好,我是卡莱尔,这些全都是我的家人。”他和蔼的声响让这个女孩抓紧了一些警惕,之后。并小声说了一句:“你好。”埃斯梅牵上她的手,报告她:“你没关系完全抓紧警惕,我们不是奸人。假如你有什么事,没关系跟我或者他们说。”她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她终于大开了心扉,说:“你们好,我是雪莉?斯图尔特。”尼斯向前晃动着身体,你看(继破晓之后)。希望我带她走近看看。我走近她,她有点怯怯乔乔地撤退了一步,蕾妮斯梅把她洁白苍白的小手移到她冰冷的脸上,她潜认识地打了个寒战,我从未见到哪个吸血鬼会打寒战的,有可能是由于她已经几个月没有暖和过而突然有点不适应吧。尼斯和她很投的来,雪莉把她的手放在尼斯手上,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显得有些不搭。尼斯用她的超材干让她看到了过去爆发的事,她很快就解析到了一局部关于我们家族过去的历史,并提出想和我独立聊聊。我陶然接受,带着她离开了屋前的沙滩上,坐在沙堆上,开头了我们的措辞。
“你好,我是雪莉?斯图尔特,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所以然的点颔首:“雪莉,你好。我是贝拉。适才那位是我的师长教师。”
“你是怎样转变的?”她问我,红宝石般的眼睛里满盈了疑问。
“你看到适才那个心爱的小女孩了吗?”我反问她。
“是…是的。”她有点怕生,说话断断续续的。
“就是由于她。”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半年前:“那个时候我们刚刚新婚进来度蜜月,度蜜月的地点就是这——埃斯梅岛。那时的我还是人类,吸血鬼与人类…是多么贫窭,所以他弄伤了我。在一周之后,我发现我自身怀孕了,由于我出产的时候大出血,肋骨和脊椎骨都断裂了,接近死亡,但是爱德华向我的心脏注射毒液,使我厘革,以不至于我完完全全地离开这个世界。毒液在我体内散播的感应很难过,但我已经叫不出声来了,所以我慢慢地就死去了,三天后,我醒来后,我不知道Dusk。眼睛已经变成血红色,也意味着我已经成为吸血鬼,好久都暖和不起来了。”
“是的,我深有同感,那确切很难过,令人难以接受。”她也说道,“但是,你的女儿才降生半年,我不是天使。为何与两岁的孩子看起来差不多大呢?”
“她生长地很迅速,一天就能长高几英寸,所以我还为这个题目忧虑过呢。”我笑了。
“那么,你有什么超材干吗?”她问我,脑袋前进了一英寸。
“我的超材干有盾牌术和超强自控力。在我一天大的时候就足以能够抵御人类气息带给我的迷惑。而当我的家人面临着侵犯时,我能够使用盾牌把他们罩住,使他们不受一点侵犯。”我回答她。
“你的超材干真伟大!”她赞叹道,好像自惭形秽一样。
“那么,高官未婚妻我不是天使。你有什么超材干?”我问她。
“我能够在一定界限内,操控这个界限内人的思想。”她说。
“很不错的超材干!”我赞叹道。
“热爱的,回去吧!”爱德华走过去,搂着我,一起走回屋里,而雪莉也紧跟其后。
“贝拉!让我猜猜你们都聊了些什么?”爱丽丝说,“超材干,家人或是转变。”“你可真伶俐!”我说,“由于有你的超材干。”“好了,看看你,可真脏,你快去洗个澡吧!”爱丽丝对雪莉说道。她点颔首,朝浴室走去,“嗨!等等。雪莉,先来我房间。”我上前拉住她,带她到我房间拿了一天浅蓝色的棉裙和一条浴巾。然后,她就去浴室洗澡了。不言而喻,卡莱尔他们已经把她当成家人了。“你洗好了就来贝拉隔壁的房间,我帮你化妆,好好的装扮一下。”爱丽丝又来了。“爱丽丝,你能不能…能不能肃静严厉些?”我说。“贝拉,你别烦了,一切听我指挥。”爱丽丝已经把这个当成她的事情了,我也不说什么了,同爱丽丝争执计较是毫有时义的。
留个言让我安安心吧!~~~热爱的同志们!~~咋么进来的人都不留言呢?神马东东?背啊!~沙发呢沙发呢?同志们,抢沙发啊!~~终于有人了!~~~悲催!~~~晕菜!~~第三章老说有什么不当语言,翌日下午有假,慢慢点窜19楼,能称你小爱吗?谢谢你的煽动,偶一定加油!但是不会加到爆炸啦雪莉
当我再次看见她时,她已经被我的小姑子装扮好了:一条银灰色闪亮发光的吊带长裙,就像一条平滑的丝带从悬挂在她洁白坚固的肌肤上,很淡的银色眼影配上一条好坏相间的水晶项链,她美得让我受惊!她看着我们全神贯注地盯着她,从速低下了头。听说dusk。
“雪莉,我能聘请你出席我们的家族吗?”卡莱尔问她,她犹豫了一会,仔细的想了想,最终应允了我们的哀求。“好啊!卡伦家族接连多添补了三位新成员。我没关系寻事更多人了。”埃美特只想着寻事我们,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满盈了安慰。“嘿!你可不能侵犯我的尼斯啊!”罗莎莉幽默地说,趁便拍了拍埃美特的胸脯。
雪莉的心境似乎没太大变化,这让爱丽丝很是悲观:“喂!雪莉,你该当为有我这样卓绝的化妆师家人而感到心平气和啊,为什么无精打彩的?”贾斯帕刁猾地转了转他黄油般金黄的双眼,开头应用他的超材干使雪莉开心起来,由于这样,他心爱的爱丽丝才会开心。雪莉被这股超材干操控了,笑了,洁白的牙齿好似乳红色的宝石。她很快也感到不对劲:“这位师长教师,我不是天使爱无处可逃。请不要用你的超材干来左右我的心境,好吗?”艾美特狂笑不止,雪莉难为情地躲到了我的身后。“好了,艾美特!适可而止。”我报告埃美特,真是受够了他。“我饿了。”雪莉趴在我肩上对我细语道。“爱德华,交给你一个任务,教更生儿狩猎吧。”我希望爱德华能教雪莉狩猎,由于他老成的狩猎技术和阅历履历都赋予了教授更生儿狩猎技术的条件。“好的,我的贝拉!”接着,他带着雪莉出门了。
“好了,贝拉,我们不绝狂欢吧!”爱丽丝的那股热劲又涌上了她的心头。
蕾妮斯梅用手屡次地起地毯上鲜艳的花瓣,漫天纷飞的花瓣,像蝴蝶一样有顺序地纷繁落下,落在了我的蕾妮斯梅金色的卷发上,她巧克力色的双眸随着花瓣落下的弧线在清亮的眼眶里打转,我情不自禁地抱起她,温柔地亲吻她平滑而暖和的额头,并且成弧线一样从额头滑到她白净柔软的小脸蛋,她没有厌恶我们热心的作为,倒是用一种令人摸不着猜不透的深奥的眼光看着我,这种眼神能使人酥软,哦!我简直要在她巧克力色的眼眸里溶化了。她就是这世上并世无双的大美人。
她樱桃般的小嘴突然张开,从嘴里蹦出一句话:“妈妈,爸爸回来了。”
我顿然回头,眼光落在站在发丝缭乱的雪莉前的爱德华:“热爱的,教的如何?”他点颔首:“还不错,她的悟性挺强。只不过新官履新,难免不会有些崎岖潦倒。”雪莉小步走回我的身边,我们就像是糖和蜜蜂一样,随时随地都是黏在一起的。
爱德华带蕾妮斯梅去享用美食了,艾美特则又和其别人到表面“屠杀”……由于我想进一步解析雪莉的过去,就留了上去。
“我们去沙滩上聊。”我往前走,她也紧跟其后。
“卡伦太太,您要聊些什么?”她问。
“你…你能不能别那么介意称谓,叫我贝拉,好吗?”她不以为然地点颔首。
“你是哪的人?为什么会被变成吸血鬼?”我惊异地问道。
“我……”她的嘴巴似乎被胶水给粘住了,才说了一个字就停了上去。
“奈何了?别仓皇,我们慢慢来。”我报告她。
“我原本是阿拉斯加人,有一个幸运的家庭。高考考入了佛罗里达的一所大学,为了祝贺,父母带我去西雅图玩耍,可是在路途中,两个肉体巍峨、眼里冒着红光的男人拦住了路,挡住了车的来路,我父亲本想下车让他们让一让,但那两个男人的其中一个,下去就拽着我父亲的衣领,然后一口就——,妈妈走下车去阻拦,却被另一小我抓住,也被——我很害怕,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任他们吸我双亲的……”她说这话时有些呜咽,咽下一口唾沫后又不绝说下去,“我屏住呼吸,坐在车内,但是多年相处以来的亲情促使我推开车门,纵然我很害怕,但我还是冲下去,用那眇乎小哉的力气去推开他们,但…但我太能干了。我眼睁睁的看着父母被他们吸干那身体内活动着的那每一滴……他们简直就是恶魔!接着,他们甩下我的双亲,沉着不迫、一步一步地走来,我一步一步往撤退,直到失足掉进水中,我还能清晰地听到他们的措辞声:“真怜惜,少了一份可口的甜点。”“够了,别说了,趁着当前没人,快烧!”然后,车子的爆炸声报告我他们化成了灰烬。”说着,她就有些想哭了,但她没有眼泪。自从换了这副身子骨后,我都不知道奈何哭了,由于我们会想哭,但没有眼泪。“我在水中待了很久,潜认识让我在缺氧的情形下用尽气力在水中挣扎。就在这时,比利把我拉上了岸,看着我慢慢地走向死亡的边缘,出于怜悯,他咬了我,一股被火吞噬的感应开头伸张。第二天苏醒时,我已经是更生儿了,原来冰冷的风当前变得暖和起来,邻近荒无人烟,我把脸埋进了水中,想要醒悟一下,起来时,微波激荡的水中我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和一张完备无瑕的面孔,风吹来一张纸条:
夜晚,码甲第你。
比利?布莱曼
到了码头之后,只见他穿戴黑色风衣,在海风中,一张美丽的脸随着一个文雅的转身表露在我血色的双眼之中。这张脸,似乎有些谙习,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他款款地向我走来,并用亲和的声响说:“给你,这是去里约热内卢的机票,到了那儿,你再打一辆出租车去都邑的最西边,那有大海,你再乘船去正西方向直径行驶,就会到一个美丽的岛屿,到了那里就会有人帮你的。”我遵循他说的去做,结果就到了这,但是我在这待了两个多月都没有人来帮助我,我意气消沉了,但是我希望不绝待在这里期望遗迹出现,这么些日子,我一直靠植物的*为生。”
“那,他的超材干是?”我低语道。
她突然变得很沉默,除了摇点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集合在一起的云集了,刺眼的阳光散落在我们闪光着钻石般辉煌的皮肤上。
我听见了水中有声响。那万万是埃美特弄的。我警卫雪莉抽回她的脚,然后自身也企图抽回去。思想总是比行动慢。埃美特把我的脚腕抓住了。刹时,我被这股气力拉入水中,爱丽丝浮出水面:“埃美特,你把贝拉的妆.....”她都还没说完,就被埃美特打断了。“别介意。”他回答,又转过头来对我说,“当前,把时间就留给你和......你知道了”“爱德华?”我问,“你先诠释一下这件事再走!”我急迫地说,“哎!你等等。”
难过!!改了N遍之后,终于发好了。
还有一点点“我能为您诠释吗?卡伦太太。”他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说道。
“不消了,我才懒得听你那包括了很多意义的诠释呢。”喉咙里收回一声下降的回答,“聊些别的。”
“你想聊什么?”“你会不会懊恼?”“懊恼什么?把你转变?贝拉,你还不自信我吗?”他一脸不幸地说,似乎有些不开心。
“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再说了,你是我的就是我的,强求不来,更何况我已经把你牢牢地拴在我的身边了。”
“对,我再也无法招架你了。”他认同道,接着,温柔的把我和他一起拖进暖和的深水之中……
OK,第三章不顺手地已毕,翌日再更新。
请亲们多提提意思纠纷......
文章来自:
原文链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