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山,左云史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我不是天使 >
天下有山,左云史话
* 来源 :http://www.tesdhq.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09 13:40

第六十六回谢贵修筑镇朔卫

城址选在楞严寺

至今左云学者还在研究着一个话题,那就是先有的楞严寺还是先有的镇朔卫?清?光绪《左云县志》(翻印本)录有清同治二年邑人恩贡生蔺炳章的《重修楞严寺碑记》一文,文中说:“楞严寺俗名‘十方院’,创设无稽,重修亦屡自前明正统、宏治、万历、天启之际。迄今于国朝康熙间,碑记犹存者。”据此今县人推定“左云的楞严寺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就连左云籍人士,大同大学治学细密的硕士生导师李海教授也撰文以为:看着天下。“左云楞严寺始建于明代洪武前期”。今新版《左云县志》、“左云小事记”、“百度百科”等,都把楞严寺的建筑年代说成是“明洪武年间”。其实经笔者走访视察和翻阅相关史料分析剖析,种种迹象评释:左云楞严寺建于元代。作出这样的结论,有四个方面的考证和推理。

一是明代大同兵备道辛志登的《登藏经阁》诗云“栋宇失前朝”可证,楞严寺为明代以前的产物。

打开光绪《左云县志?艺文志》(翻印本),内有大同兵备道辛志登的一首《登藏经阁》诗。诗云:“胜地城中得,东山访路遥。人烟遗下界,栋宇失前朝。卓锡疑僧住,拈店鹤欲巢。谁为请缨者,涤尽世尘嚣。”

辛志登(1561~1601),字士先,明代陕西耀州(今耀县)城内(今新民巷)人,明万历八年(1580)第三甲第七十四名进士,行取御史,曾任遵化知县,河南兵备道,山西按察司佥事(五品)、大同左卫兵备道,万历二十一年(1583)闰十一月,改任岢岚兵备道,官至山西布政司参议(从四品),一世为官清正,颇有政声。弹劾大学士赵志皋、礼部尚书范谦、诚意伯刘世延,为民请命,不畏权贵。

辛志登是在万历二十一年(1583)前,任大同左卫兵备道时登上楞严寺藏经阁的。学习生于七十年代。一位阿谀媚谄的明代道台,说楞严寺“栋宇失前朝”,应当不是妄言。

二是明代的四次重修,按其修缮年代推算,楞严寺建于元代的可能性最大。

《重修楞严寺碑记》载:“(楞严寺)重修亦屡自前明正统、宏治、万历、天启之际”。碑记给出了明代有过四次重修的大要时间鸿沟,假如我们依此作一推论,会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首先我们列出正统、宏(弘)治、万历、天启这四个时期的各自年域。正统是1436-1449年,共14年;弘治是1488-1505年,共18年;万历是1573-1620年,共48年;天启是1621-1627年,共7年。

接着我们逆推一下,看看他们重修时各自距离了几年。瓦岗王和大臣们笑。从以上我们看出,从天启末的1627年距万历初的1573年,中心唯有54年。54年后重修,时间距离不是很长。按理古建筑的维修一样平常都在百年左右。如左云恩贡生蔺兆来撰写的《重修普济安乐真君祠碑记》载“考诸石碣,创造于前明成化十有五年,重新于万历二十九年。逮(迨)至国朝乾隆十七年修缮之,迄今又历百年”。再看看左云各村的古庙和戏台,哪一座没有百年以上?因其天启至万历距离时间太短,我不是天使全文阅读。故以为按最大距离天启末万历初算,左云楞严寺在万历初有过一次维修。而万历初的1573年到弘治初的1488年,也唯有85年,不过这个距离大于以上54年距离,所以不好确定真相是弘治的哪一年重修。但不论在弘治的哪一年,由于弘治朝唯有18年,出入也不会太大。再看弘治到正统有几年,由于弘治朝不能确定哪一年维修,我们就按最大的弘治末1505年和正统初年1436年来算,结果他们之间距离唯有69年,其现实维修跨年应当还没这么大。

生于七十年代天下有山,左云史话天下有山,左云史话
可见,正统之间的维修也在正统的初期。遵守上述推理,楞严寺在明代大要是70年左右维修一次。就按守旧的65年计算。我们从正统初的1436年逆推65年,结果是1371年。1371年是洪武四年,正好是大同都卫设在左云白羊城(今左云古城)的那一年。这就给人以很大的联想空间。小而言之,楞严寺是在洪武初期大同都卫始设在左云白羊城后新建或重修;大而言之,楞严寺是明代以前的产物,由于洪武初期由于连年交锋和灾荒,大同一带土著人很少,你看天下有山。不平安的社会环境,官方哪有树立寺庙的想法?假如说是官方所建,明朝初立,北元与明在北边上交锋接续,在边防一带去建寺庙而不去建预防措施,就更说不通了。可见,楞严寺建于元代的可能性最大。

三是从左云楞严寺毗卢大殿建筑特点来考,楞严寺建于明代以前。

楞严寺毁于交锋年代的1946年秋,其时国民党撕毁休战协议,整个发意向束缚区的反攻。9月5日,国民党军傅作义部主力10多个团在飞机炮火的掩饰笼罩下,侵占了位于左云北部的绥东束缚区卓资山,其守势直指战略名望十分紧要的曾是雁门、晋绥首脑机关所在地的山西左云。在这种境况下,驻左部队遂忍痛决定,事实上史话。撤除位于左云城东冈上的包括古刹楞严寺在内的古寺庙群。由于楞严寺为左云城内的制高点,敌占后必然会以寺庙为掩饰笼罩修筑预防工事。为了给再次束缚左云时删除不用要的作古,遂作出拆毁的决定。但因木建筑卯榫布局严密精,部队对左云东坡上的寺庙群一连拆了多日,末了拆得只剩楞严寺内的藏经阁,因其陡峭又为全木布局,一时拆不了,故引火烧之。听说大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

楞严寺“规模壮丽,制度崇隆;现象庄重,筹备整肃;古佛居尊,菩萨列坐;观音拥后,护法目前;诸天圣众,十大明王;森罗拱卫,诚塞外一大梵刹也”。其寺院规模胜过大同之华严寺,对于天下有山。如今留给我们的唯有一帧发黄的旧照片。不过这也使笔者能够经历它,看到楞严寺的全貌,看到楞严寺的建筑气概。

楞严寺最具特点的建筑不光有默默无闻的藏经阁,它还有第三进院落毗卢殿,殿内供奉毗卢遮那佛。左云史话。毗卢佛,是释迦牟尼的法身佛。佛教中往往会提到“三身佛”,即法身“毗卢遮那佛”,应身“释迦牟尼佛”,报身“卢舍那佛”。这三尊佛像的相关很是怪异,对此佛教中有一个精巧的比喻:法身佛如明月,报身佛如月光,应身佛如月影。假使水干了,月亮的影子不见了,但月亮照样生活。就是说法身毗卢遮那佛,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很久生活,可见其在佛教中的名望很是紧要。于是,许多大型寺院都有供奉。

我们说,一样平常大寺院都建在山上,所以都有道山门,标记着佛法僧三宝,出来今后第一庞大殿一样平常是寺院中的保卫神殿,内中供奉的有弥勒菩萨另日世的佛,其面前供奉的是韦陀,左右两边是四大天王,标记风调雨顺。穿过第一庞大殿是寺院的主殿——大雄宝殿,大雄是对释迦牟尼的一种尊称,是说其是一位大恐惧的懦夫。我不是天使小说。殿内主供释迦牟尼佛。左边是西方净琉璃世界的药师佛,左边是西方神仙世界的阿弥陀佛,并成为横三世佛。殿内一样平常还会供奉十八罗汉。第三庞大殿一样平常是看这个寺院是谁的道场就会供奉谁。好比左云楞严寺大雄宝殿后供奉的是毗卢遮那佛,那楞严寺就是毗卢佛的道场。

左云楞严寺毗卢殿因其是供奉的主要道场,故其建筑年代应当是最早的。今考此殿为面阔五间(约19.5米),进深四间(约14米)的庑殿式建筑(见上图)。因庑殿式建筑为官方寺庙建筑中最高的建筑格式,可见楞严寺从全部初建寺,其规模就不会小。纵观当今庑殿式建筑,都已成为“国保”级别。除皇家宫殿、寺院和皇帝下诏所建(如阳高云林寺大殿)的外,庑殿式建筑都出自明代以前。如大同的华严寺大雄宝殿始建于辽重熙七年。善化寺大殿始建于唐代开元年间,金天会至皇统年间重建。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始建于金代熙宗皇统三年。浑源永安寺传法正宗殿,始建于金代,元朝初年重建。

关于庑殿式建筑。庑殿顶由于屋顶有四面斜坡,又稍微向内凸起造成弧度,故又常称为“四阿顶”。

庑殿顶屋面四坡五脊。前后两坡相交造成横向正脊。左右两坡与前后坡相交。造成自正脊两端斜向延长到四个屋角的四条垂脊。屋檐向上微翘。唐代以前,正脊短小,四面坡深。明代今后正脊加长。天下有山。从图中我们不丢脸出,第三进院落的庑殿顶,正脊短小,四面坡深。当属明代以前的建筑。

另外明代以前,该品种别的(指庑殿顶和歇山顶)大殿,多建在高台之上,其斗拱也没有明代今后的精制,如唐代的斗拱,我不是天使全文阅读。距离较为远,且粗而愚笨。由于左云楞严寺照片上看不到毗卢殿的斗拱和房屋下能否有高台,故很难决定其完全建筑在哪一个朝代,但笔者近日访问过左云县原理发馆馆长贺富茂,他本年88岁高龄,在其十六七岁时曾在楞严寺住过一个时期。他追念说,毗卢殿斗拱粗大,殿宇建于半人高的台上,正中有台阶可登台入殿。又据刘志尧主编的《左云楞严寺》一书,对毗卢殿的先容“顶梁檐柱设雄健古朴的斗拱”。由此看来,楞严寺内的毗卢殿,不同于明清时期的建筑气概。它和大同华严寺大殿、善化寺大殿、朔州崇福寺大殿、浑源永安寺大殿等千篇一致绝对。

关于庑殿式建筑,还有一个为学界公认的技术特点,那就是建筑单体立体中采用的减柱移柱法、建筑布局中大跨度梁的操纵,以及斜拱斜昂的大批操纵。我不是天使肉多的那篇。左云县楞严寺的毗卢殿就是圭表的双槽十架椽减柱布局以及大批斜拱斜昂的操纵(见李海著《左云县楞严寺》和刘志尧主编的《左云楞严寺》)。这种在辽金遗构寺院中,大殿的立体采用减柱也许移柱造的实例很是多。减去殿内的若干金柱也许向后搬动前排金柱,其方针是取得更大的佛坛前的空间以及防止柱列遮挡礼佛视野。金代殿堂中被称作大额的大跨度梁的操纵,使得梁下金柱的有无与位置尤其矫健,以至于金代遗构无一例外都操纵了减柱造也许移柱造。

四是成吉思汗庙的产生,揭开左云楞严寺始建年代的神密面纱。

在采访左云原理发馆馆长贺富茂老人时,他初度提出位于楞严寺第二进院大雄宝殿东配殿的是十八罗汉殿;第三进院毗卢殿东侧的配殿供奉的是成吉思汗。此前曾有一些左云的年长者追念位于毗卢殿东侧配殿的是十八罗汉朝观音殿。但具笔者剖析,十八罗汉应设在楞严寺的二进院落大雄宝殿内或其东侧的配殿是合理的。故贺老师长的成吉思汗殿一说是可信的。成吉思汗殿的产生,从而揭开左云楞严寺建筑年代的神密面纱。

成吉思汗是蒙古语,意义是“像大海一样宏壮的党首”。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是戎马一世的铁骑将军,勇敢善战的民族硬汉。他高明的用兵政策和显赫的一代武功,威震欧亚,功泽华夏。元人礼拜成吉思汗的劳绩,故在各地寺庙设有祭奠成吉思汗的殿。可见左云楞严寺是建于元代初期或是元代初期重建的一座寺庙。为什么说或是元代初期重建的呢?由于史书载,天下楞严寺多建于宋代,左云属宋代管辖的时间固然不长,但因左云楞严寺曾有一套水陆轴画,其中有3轴传为宋代宫廷画家吴道之真迹。可能是宋代皇帝珍爱楞严寺树立,颁赐给天下楞严寺的。综上所述,左云楞严寺固然确定不了建寺的准确年代,但也早于明代,左云。早于镇朔卫城。

今纵观天下大寺院,建在市郊和景点为多,左云楞严也不例外。以前楞严寺邻近泉眼很多。据贺富茂之妻王淑贞老人讲:“我就诞生在藏经阁后的三清殿,祖上是守庙的。我也是从寺庙中长大。因三清殿前就是楞严寺,对楞严寺和它周围的环境十分熟谙。以前东坡上楞严寺跟前有好几眼泉。一在楞严寺东北墙角下,这眼泉供寺庙生活用水,水离空中很浅,日常平凡用马勺可盛水。此井是楞严寺的砚。泉前有一株大杨树,是楞严寺的笔,泉和树的东面有一碑,是楞严寺的墨。二在楞严寺的邻近的龙王庙有一眼好泉,祈雨时人们都来盛取此水。听说藏经阁下还有更大的一泉,叫生生泉,因泉被遮盖,我没有见过”。以前有山有水就有茂盛的树,就有新颖的风物,也就成为建寺立庙的首选之风水宝地。故左云楞严寺最早建在东坡之上是合情合理的。

又,有好的水、名寺院,也就成为厥后建镇朔卫城的首选之地。

考镇朔卫置于洪武二十六年二月。《续通典》卷一载:我不是天使小说。“镇朔卫,明洪武二十六年二月置属行都司永乐元年二月徙治北直蓟州直隶后军都督府而卫城遂虚七年徙大同左卫来治正统十四年又徙云川卫来同治”。其实在的建城日期见《明太祖实录》:“洪武二十六年二月辛巳,置大同后卫及东胜左右阳和天城怀安万全左右宣府左右十卫于大同之东;平地镇朔定边玉林云川镇虏宣德七卫于大同之西。皆筑城置兵屯守”。按明实录,二月丙子朔推算可得,辛巳日是初六,故镇朔卫构筑于洪武二十六年二月初六日。那镇朔卫是谁完全组织构筑的呢?据《明太祖实录》载:“明洪武二十六年二月癸巳,命河南都指挥佥事谢贵署山西行都指挥使司事”。推算二月癸巳为二月十八日。前者二月初六准许建城,后者二月十八日调谢贵任山西行都司的最高长官。按明制,都司辖各卫所。故镇朔卫城是都指挥使谢贵和镇朔卫指挥使组织军队修筑的。为什么说是军队修筑而非大家修筑呢?考明代历史,明代的卫城、堡城、长城一样平常都是由军队修筑。举个例子,在明代嘉靖年间大同事件中,我不是天使全文阅读。右卫人李瑾,后移居左卫,因浚天成(今凉城县天成乡)至左孤店(今大同北孤店)城壕,趋工过急,惹起士卒满意进而哗变,将其杀害。这种例子可能举很多,可见修筑城池是由士卒完成的。由于修筑城池非一月两月可能完成的事,所以,其时镇朔卫指挥使就设在刚刚腾空的白羊城内。我不是天使by白色全文。

镇朔卫城与左云的旧平地古城为同时修筑,且镇朔卫城是按旧平地古城原云州城遗址的规模建成。因而城池大小、所开三门等形制根基一样。于是大同史学家力高才在《云中考》一文中说,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二月命“……置大同平地、镇朔、定边、玉林、云川、镇虏、宣德七卫于大同之西,皆筑城置兵屯守。我们看这大同西七卫,平地卫即今左云旧平地,镇朔卫即今左云城,定边卫即今朔州市右玉县旧右玉城,玉林卫即今朔州市右玉县杀虎口北三十里内蒙玉林城,云川卫在今内蒙和林格尔土城子,宣德卫在今蒙古丰镇县境。此七卫之地以平地卫最为把守关键。经实测,相比看天下有山。旧平地城与左云城即镇朔卫城同长同宽同高,即东西长1700米,南北宽1630米,高14米,古人留下的记载是城周一十一里三分,高四丈二尺。平地卫与镇朔卫均开三个城门。右玉城即定边卫则要小得多,城周九里八分,高度也唯有三丈五尺。这评释,旧平地城修筑的时候,基础原是一座州城的规模,即云州(云中郡)州治,因而遭到格外喜爱”。因是按原云州城的基础上构筑,看看沙漠绿洲。所以培植了镇朔卫城和旧平地城成为其时山西行都司同时所建二十六卫中最大的两座城池。这里须要指出的是:力老所考的旧平地卫城和镇朔卫城高度有误,应当是高三丈五尺。

建镇朔卫城是一项耗工费时的大工程,那么建造这样的工程须要几许年呢?

据刘溢海师长在《左云古城堡》一文中考:“镇朔卫城在构筑之时原是三个叫红土坡、白羊站(栈)、沙(砂)锅子的村落。即以这三个村落之地为址筑城,至永乐七年(1409),土城墙筑成,共用十七年之久。正统十四年(1449)起初砖包,前后共用三十年才建成”。左云的孟广华师长在《左云城垣初探》也说:“建城时动用五千驻军,还有北迁居民、本地居民、工匠等,历时十七年。到正统年间,又用了整整三十年才完成全部砌砖工程。”又刘纯艺师长的《卧牛城史探》云:“历经17年到永乐七年(1409),城主体工程告成,一直到正同一年(1436)才完成全部砖砌工程”。如此众口一词,但不知依据是什么。修筑一座城池,前后须要三十年吗?《金史地舆志》云:“堡日用工三百.计一月可毕。我们再以大同城为例作一论证。

明正德《大同府志》,载曰: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洪武五年,大将军徐达因旧土城南之半增筑。”吴天有在《明初大同城池的修筑》一文中以为:“明代,最早关于大同城构筑的记载是洪武四年。《明太祖实录》载:洪武四年(1371)二月丙辰,“忠又请以蔚、忻、崞三处民丁与军士协力修浚大同城堑,从之。”之后,洪武五年(1372)十二月,又有:“是月,左云史话。筑大同城”。这里,“忠”指耿忠,洪武四年正月,耿忠被任命为大同都卫指挥使,为其时大同区域的最高军事长官。据此可能推断,大同城应当是洪武四年到五年,由都指挥使耿忠主理主办把持构筑。修筑后的大同府城,周围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壕深四丈五尺,以砖外包。设有四门:东门称阳和门,事实上下有。南门称永泰门,西门称清远门,北门称武定门。城墙上建角楼四座,敌台楼五十四座,窝铺九十六座。

一说大同城是洪武五年大将军徐达在其旧城的基础上南畔增筑,第二年都指挥周立以砖外包。但不论是哪种说法,大同城连土筑带砖包,只用了两年就建成。

再看周尚文任职大同总兵官时代(1542年一1549年),阔别在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二十三年(1544年)、二十四年(1545年)、二十五年( 1546年)、二十七年1548年)共修筑军堡26座。其中就包括今左云的宁鲁堡、威鲁堡、管家堡、保安堡。可见土筑镇朔卫城池是用不了17年的。我们往往会犯这样的差池,行将土筑一座城池完成到砖包这座城池,中心有几年都算做是这座城池建筑年代,这是不妥的。好比威鲁堡,始建嘉靖年间(1543年),堡墙包砖完成于万历年间(1573年),中心横跨30年之久,难道威鲁堡就建了30年?由此而论镇朔卫城的土筑年限不会太长,最多不超3年。

下一篇:没有了